经典台词,总有一句触动你的心灵……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主页 > 微小说 >

给前任做保姆

2019-01-29 13:33出处:未知 作者:锟斤拷夜

导读:张霞做梦也没想到,有一天她会在如此情形下,遇见李莉萍。 听说有人搓澡,张霞拿起澡巾进了浴室。四目相对那一刻,张霞的心骤然一紧,脸刷一下红了,恨不能把整个头给蒙

  张霞做梦也没想到,有一天她会在如此情形下,遇见李莉萍。
 
  听说有人搓澡,张霞拿起澡巾进了浴室。四目相对那一刻,张霞的心骤然一紧,脸刷一下红了,恨不能把整个头给蒙住。
 
  人在低谷的时候最怕碰见熟人,何况她跟李莉萍并不是熟人这么简单,说是仇人也不为过。
 
  李莉萍也吃了一惊,随即噗嗤一笑:张霞,怎么是你啊!你怎么干起这个了?
 
  张霞的笑容很勉强:闲着也是闲着,就当打发时间了。
 
  哪有靠搓澡打发时间的?你这人啊,太不老实!赚钱就赚钱呗,有什么难为情的?我先去冲一下,马上给我搓哈,试试你的手艺。
 
  张霞像给人扇了一耳光那样难受。可是,有什么法子?她男人跑货运疲劳驾驶,撞了人,保险又到期了,赔了个倾家荡产,人也瘸了一条腿。托关系讲情去商场做了保安,工资少得可怜。
 
  她想找个稳定工作,可孩子上学早晚得接送。有人就介绍她到女宾部搓澡。没有时间限制,多劳多得。
 
  张霞不会搓澡,头两天拉不下面子,力道又不稳,不是挠痒痒似的,就是把客人搓破皮了,搓了好些天才顺了手。
 
  李莉萍冲了澡出来,张霞倒又像头一回进澡堂子那般手足无措了,扭扭捏捏的不敢上前。
 
  李莉萍的皮肤多好啊。三十几岁的人了,皮肤还这么白皙紧致。该饱满的地方饱满,该纤瘦的地方纤瘦,脸上一点儿雀斑也没有。一看就是过惯了好日子的人,身上那些首饰加起来能把张霞给砸死。
 
  张霞呢,一样的岁数,面黄肌瘦,满脸的黄褐斑,黑眼圈也重,一双粗手生满了茧子。脖子上同样挂着个物件儿,却不是项链,而是钥匙串儿。
 
www.jingdianjuzi.com
 
  如今的张霞,哪儿还有半点当年的影子。生得再标致,也敌不过岁月与贫穷的摧残。
 
  李莉萍说搓啊,愣着干嘛?
 
  张霞回过神,问李莉萍敲背吗?
 
  敲背怎么算?
 
  加十块。
 
  那还问什么,敲呗!一杯奶茶还得十五呢!
 
  张霞目无表情地给李莉萍搓着,一股子苦水顺着喉咙淌进肚里。
 
  她跟李莉萍从小比到大,处处赢李莉萍一头。长得比李莉萍好看,男人缘好得让李莉萍嫉妒。可如今,她俩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。
 
  李莉萍享受着张霞的服务,消遣着张霞的落魄,调侃着张霞的际遇,以一种类似同情、实则嘲讽的口吻慨叹人生。
 
  李莉萍说,我后来真以为你跟那个做服装的小老板结婚了。这么多年都不敢找你,怕你发达了,瞧不起我这穷发小。想不到你竟然混成这个样子。说真的当年我还挺替王旭叫屈。他对你那么好,到头来还是输给了一个穷字。你为了那个小老板把王旭甩了。怎么到头来会落到这步田地?
 
  张霞就猜到李莉萍会提王旭这一茬。因为当年李莉萍就是因为王旭而恨上她的。李莉萍追了王旭两年,可王旭却跟张霞好了。好上的第二年,家里嫌王旭穷,死活不同意,还给张霞介绍了个做服装的小老板。张霞还在想对策,王旭却听信谣言,以为张霞真跟小老板好了,一气之下去了外地。王旭走后,张霞就真跟那个小老板处了一阵,觉得不合适,掰了。
 
  兜兜转转,张霞最后嫁了现在的丈夫,一个货车司机。他虽然不算有钱,可也不穷,而且对张霞格外细致体贴。本来张霞至少是可以有份安逸日子的,谁知道会碰上后来的坎儿呢?
 
  当然这些事儿张霞懒得跟李莉萍掰扯。只说了句:我跟那人不合适,就分了,找了个开货车的。
 
  那也不能找个货车司机呀!以你当年的姿色,什么男人找不着,怎么就这么不开眼?
 
  张霞烦了,又不能直白地堵她的口,故意出了一把狠力,疼得李莉萍嗷嗷叫:轻点儿!皮都给你蹭掉了!
 
  洗完了澡,李莉萍把张霞拽到一边:咱俩是发小,我见不得你干这个。你去我家帮忙吧!阿姨辞职了,我正愁找不到人呢。做家务可比给人搓澡强多了。
 
  张霞的脸像泡在酱缸里的酱瓜,又黑又绿的。
 
  我算你一天搓20个澡,也才400块。澡堂子拿一半儿,你才赚多少?生意不好的时候兴许一天才几十块吧。
 
  你别磕碜我了。
 
  我哪儿是磕碜你啊!我是心疼你呢!我也不要你干啥,就打扫打扫屋子,做两顿饭。我不限制你时间,你自由安排。我按市场最高价给你。六千,怎么样?
 
  这轻飘飘吐出来的数字让张霞愣怔了。
 
  张霞知道,李莉萍找她,无非是为了出一口早些年处处输她一头的恶气。过一把差遣使唤她的瘾。张霞知道她那点儿心思,可她思来想去,到底还是答应了。
 
  张霞一直想攒钱弄个小吃店。她大姨就是做这个的,挺赚钱。早些年她想跟大姨做,她男人不让。说他跑货车日子过得去,不想她再吃一份儿苦。现在家里这般潦倒,她就又动了做小吃的念头。男人倒是不反对了,可是租金成本七七八八的至少要四万多,张霞抠搜了两年也才攒了一万块钱。她又不愿问人借,怕万一折本,还不起。
 
  张霞知道,李莉萍给她开六千的工资,买的并不是她的服务,而是她服务于她的那种感觉。她现在话说得漂亮,兴许到时候要变着法子作践她。可现实利益摆在眼前,容不得她不低头。
 
  她愿意拿面子跟尊严去挣这份钱。毕竟没什么比让这个家走出困境更重要。
 
  然而事情总是始料不及,她在李莉萍家的第二个星期,见到了李莉萍的丈夫,王旭!
 
  就是当初跟她处过对象的王旭!
 
  张霞没想到王旭会做了李莉萍的丈夫,而李莉萍自始至终也没跟她提过。
 
  王旭先是惊讶,随即一脸的难以置信。他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皮肤黝黑、眼角爬满细纹、身材走样的女人,就是当年自己爱慕过的女神张霞。
 
  而王旭,明显发福了。但人靠衣装,如今的他看上去比过去更有派头。
 
  王旭回了神,问李莉萍,你怎么把张霞给叫来了?
 
  李莉萍语气里藏不住的欢快:张霞现在在澡堂女宾部给人搓澡呢。我看她挺不容易的,就让她来家里帮忙。自己人,我不会亏待她的。
 
  张霞的脸成了个调色板,什么颜色都有。
 
  王旭怔怔道:这不太合适吧!
 
  有什么不合适的?张霞,你可千万别有什么想法啊。我是真心实意叫你来帮忙的。咱们缺个干活儿的,你也缺一份薪水,各取所需嘛!咱们以前是有些不快,你跟王旭还有过一段儿,那又怎么样?都是以前的事儿了。我不放在心上,你俩也别放在心上,成不?
 
  王旭不搭腔了,倒是张霞一咬牙:我是来干活儿的,你到月给我工资就行。
 
  张霞说到做到。她大概是穷疯了,在这样的情况下竟能心无旁骛地做事。仿佛她真的只是个为钱而劳作的佣人,而李莉萍夫妇就是花钱购买她的服务的雇主。没有什么发小,更没有什么曾经的恋人。
 
  夫妇俩看电视,她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走来走去。擦桌子,拖地,做饭,洗衣服,不亦乐乎。李莉萍不时有新任务交给她:倒水,洗水果,擦鞋子,甚至下楼去给她买卫生巾,她都麻溜地去做。
 
  李莉萍倒也没怎么挑她的刺儿。只是先后叫来了两拨她们共同的同学,来家里小聚。
 
  张霞打个招呼,就钻进厨房忙活,客厅里的同学个个唏嘘不已。
 
  张霞知道,这些人是李莉萍专门找来看她笑话的。不过也无所谓,从李莉萍知道她在澡堂子里给人搓澡那天起,她就已经什么面子里子都没有了。既然早就不体面了,搓澡和上门帮佣又有什么区别?
 
  要真有区别,那便是李莉萍给的钱比澡堂子多,活儿也更轻松。
 
  这样一想,她就舒坦多了。
 
  张霞还知道,李莉萍在澡堂子遇见她并不是巧合。从她家的位置来看,她不可能舍近求远跑那么远的地方洗澡。又不是什么高档场所。只有一种可能,她是听说了她在给人搓澡,特意去找她的。
 
  张霞知道李莉萍的意图。可既然她选择挣这份儿钱,就已经做好了被李莉萍各种羞辱的准备了。
 
  她听到一个女同学说:想当初她多拽啊!我哥请她看电影,她理都不理。现在区区几千块钱工资就挫了她的锐气。
 
  此一时彼一时嘛!以前追她的人多,把她捧上了天,能不拽吗?哪知道她眼光那么好,挑来挑去,就挑了个开车的,还出了这档子事儿。
 
  张霞心里抽搐地疼,而当她走出厨房,面对众人的,却是一张充满笑容的脸。
 
  张霞端着满满一大盘子水果大步迈出,呵呵笑着:你们还别说,能在这儿看见你们我真挺高兴的!亏得李莉萍去澡堂子把我拎出来。一个澡才20块,不敲背才10块。我得搓多少澡才搓到六千啊!在这里还能看见你们,多好啊!我现在不走运,你们谁有好差事,介绍介绍呗!我男人腿瘸了,收入低,就指着我了。
 
  大伙儿先是一愣,随即七嘴八舌起来,有说哪里招导购的,有说做微商的,还有说要不你去我公司做保洁吧。
 
  原本略显尴尬的氛围竟然一下子活跃起来。她们嘴上说着,心里无不感慨,这得有多好的心态才能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跟着起哄啊?她就不难过,不害臊,不凄凉,不悲伤吗?
 
  吃完了饭,张霞收拾桌子,李莉萍说:剩下的这两只蟹,你带回去给你女儿吃吧!扔了怪可惜的。
 
  李莉萍是存心要张霞难堪。她笃定她给客人上水果的时候,是在负隅顽抗,是把眼泪生生憋回去了。这会儿她非要再戳她一次。她不信,这女人就这么没心没肺,没羞没臊。
 
  结果张霞说李莉萍你真好!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爱吃螃蟹?这东西死贵,我还愁着要不要买两只给孩子过嘴瘾呢!我们老张出事前,回回从外地回来都带一筐螃蟹,给我们娘儿俩吃,管够!不像现在,吃个蟹都成奢望了。
 
  张霞就这样淡笑着把自己的心酸和苦楚一带而过。她固然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让同性嫉妒的漂亮女人,但似乎也并没有因一场人生厄运而一蹶不振。她依然能笑,能说,能把日子里的苦当做糖来咀嚼,品味。
 
  一群来看笑话的人,最终并没有看到笑话。
 
  晚上,李莉萍越想越不甘。她用胳膊肘捅了捅王旭,问他,她跟张霞比,谁更显年轻。
 
  王旭就实话实说,你更年轻。不过张霞虽然显老,那是过苦日子过的。你俩换个位置,没准儿你比她还显老。
 
  李莉萍就气得不行,恨不能跟王旭干仗。她找张霞来,一来是为了羞辱她,从中获得快感。二来是为了让王旭看看,他曾经心心念念的女人,如今都成啥样了。可她两头落了空,难免有些气恼。
 
  李莉萍跟王旭是二婚。
 
  当初王旭跟张霞分了以后,就去外地闯荡了。李莉萍找不到他,就嫁了个有钱的老头儿。她冲着人家的钱,人家对她也不过尔尔。本来打算离婚的,结果老头儿突发疾病去世了,留给了她一笔丰厚的遗产。不久,她从熟人那里打听到了王旭的消息。几年下来,王旭也闯出了一点名堂,赚了钱。李莉萍主动出击,他俩就好上了。
 
  婚后王旭对李莉萍不温不火,甭管李莉萍怎么努力,都缺了一股子热乎劲儿。李莉萍就有点怀疑,王旭心里是不是还念着张霞。
 
  毕竟当初,他是因为张霞移情别恋,才心灰意冷去了外地的。
 
  有一天,李莉萍偶尔从朋友那里得知了张霞的处境,高兴得不得了。有人拍了张霞的照片给李莉萍。李莉萍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哎哟我去!她怎么老成这样了?
 
  没几天,李莉萍就去澡堂子找张霞了。
 
  她把张霞领回家,就是想让王旭亲眼瞧瞧他昔日女神现今的模样,好把张霞从他的灵魂深处给赶出来。
 
  可李莉萍到底低估了男人的胃口,或者说对男人的了解还不够深入。就在她准备把工钱结清、打发张霞走的时候,王旭以实际行动向李莉萍解释了什么叫贪婪。
 
  李莉萍一回家,看见张霞在沙发上哭。茶几上的东西摔得稀巴烂,张霞的衣服被扯破了,王旭的脸上被指甲挠出了几道血印子。
 
  不等李莉萍发话,张霞开了口:这事儿怎么处理?公了还是私了?
 
  显而易见,王旭对张霞欲行不轨,遭到张霞极力反抗。
 
  张霞提出,要么报警,要么赔钱。
 
  李莉萍像疯狗一样扑到王旭身上厮打啃咬,张霞看着两口子冷冷地说:你们闹够了没?现在我要报警了。
 
  李莉萍只好停了手,问张霞要多少。张霞说,三万。把工资结清了,另外再给我三万。
 
  李莉萍恶狠狠瞪了一眼王旭,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儿:行!
 
  李莉萍放不下王旭是一方面,即使放下了,张霞这事她也得帮着王旭把屁股擦干净,不然撕扯出去,她面子往哪儿搁。
 
  她只能保他周全。
 
  只是她想不通,张霞已经这副模样了,王旭怎么还会对她动歪脑筋?
 
  李莉萍显然不知道,男人看女人,和女人看女人是不同的。有些男人对不属于自己的、尤其求而不得的女人,格外感兴趣。与年轻貌美无关。这种男人并不见得有多爱那女人,他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征服欲、证明自己的魅力而已。他们既自卑自贱,又自私自大,他们的低级是来自骨子里的,你怎么示好示爱都不能改变。要不被这种男人伤害,惟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他。
 
  张霞揣着那沉甸甸的三万块,脑子里浮现的是她幻想了很久的小吃店。她想象她把一串串喷香的鸡翅,香肠,里脊肉,放在烤架上烘烤。等吃的人排着长队,熙熙攘攘。她男人下了班回来,赶忙系上围裙,给她打下手。孩子在后堂看动画片儿,笑得合不拢嘴。
 
  外头的世界装着的永远是外人,自己的小家庭才是整个世界。
 
  没人知道,王旭对张霞下手,多少也得了张霞的一点暗示。她不经意间给他的那点儿暧昧,足以使他壮了狗胆来非礼她。
 
  他是什么样的人,她心知肚明。
 
  当初家里给她相亲,她还没来得及抗争,他就主动退出了。很多人以为他是气她贪慕虚荣,其实是那服装老板给了他一笔钱,不多不少,正是三万块。
 
  七八年前的三万块还是有点儿分量的。一边是家人的强烈反对,一边是沉甸甸的三万块。他思来想去,还是答应吧!万一坚持了,最后还分了,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
 
  他这样想着,就拿着钱,跑了。
 
  张霞现在穷,需要钱,问这对夫妻讹了这点儿钱,也算是给他俩的一点小小的惩罚吧!算计别人的结果,或许就是反被别人算计了。
 
  看着张霞潇洒离去的背影,李莉萍被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包围了。当年她赢不了张霞,而今依然输她一头。即便她如此潦倒,她美貌不再,她不得不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低头,她依然不曾以失败者的姿态向她摇尾乞怜。
 
  相反,她骨子里的坚硬,使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对抗所有非议与嘲讽。她并非如李莉萍所想,眼馋她的生活和男人。相反,被李莉萍当做战利品一样炫耀的男人王旭,在张霞眼里,不过是狗屎一般的存在。
 
  以前她不要他,现在她落魄了,依然瞧不上他。
 
  如果张霞有什么话想对李莉萍说,那便是,她从不认为自己挑错了丈夫。只要她的男人对她足够真心,吃糠咽菜又如何。而那些看似富足,实则并没有多少温情的夫妇,就让他们在幸福的假象下,守着婚姻里的一地鸡毛,发烂发臭吧。
 
  她,永远是她赢不了的女人!
 
  
分享到:
上一篇:一夜夫妻 下一篇:一件小棉袄
热门推荐
最近更新